【春节】乡愁——我的炮龙
2018-02-23 09:52:00   来源:    阅读:    参与评论:0A+A-

核心提示:  乡愁就像一部浮现在脑海里不被磨灭的电影,我的家——宾阳县,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地方,文化氛围浓厚。对于我来说,宾阳最有代表性





  乡愁就像一部浮现在脑海里不被磨灭的电影,我的家——宾阳县,一个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地方,文化氛围浓厚。对于我来说,宾阳最有代表性的是每年正月十一的炮龙节,这是一个具有民族地域文化色彩的节日。

  炮龙一直陪伴我的成长,我们总是盼望每年舞炮龙的那一刻。炮龙装裱都很简单,但造型威武,短有7节,长有11节不等,龙长有30-40米。每到正月初十那天,县城各条街道就开始在显眼的位置展示第二天要舞的炮龙。

  正月十一,对于宾阳人而言才是真正的过年,远方在外面的工作人们都会赶回来舞龙。那天,家家户户忙于灯酒的饭菜,成年人吃饱喝足后,就等着晚上炮龙开光的时刻。所谓的开光就是给予炮龙生命,当长者用鸡冠血点在龙的双眼,随着电闪雷鸣的鞭炮声,复活的炮龙穿梭在“云雾”中,赤膊上阵的男人们将龙请回自己的街道。家家户户摩拳擦掌,一串串的鞭炮早已捆在竹竿上,等着炮龙。龙牌、锣鼓、八音开路,炮不停,龙不止。父母抱着自己的年幼的孩子,传过龙肚,祈求孩子健康平安。

  男孩们裹着厚衣服,系上红腰带,争先恐后地舞着龙身,随着龙走的路线,勇往直前。每每看到那些小孩,不禁想起我的童年,自己何尝不是他们一样快乐。每当舞龙的那天,仿佛上天就赐予我们勇气,不再惧怕来自四面八方的鞭炮。赤膊舞着龙头的成年人是每个孩子崇拜的对象,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长大,什么时候可以舞龙头,这成为一个男孩向男人蜕变的重要标志。19岁,我已成年,已不再像小孩子一样舞龙身,舞龙头才是我的目标。

  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加入了舞龙头的队伍。当抢过龙头的一瞬间,一股力量已充斥着全身,整条龙在我的拉动下,开始“腾云驾雾”,鞭炮在我身上留下的一处处伤痕是对我成长的认可。

  随着年龄得增长,工作越来越忙,舞炮龙的机会已是屈指可数,但每逢正月十一,那熟悉的鞭炮声、那熟悉的鞭炮味、那熟悉的场面瞬间把我带回自己快乐的时光。

  家总能给自己留下永恒的烙印,或许炮龙就是这个烙印吧!(刘洪璘)


关键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