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红楼梦里贾府过元宵节,都有哪些习俗?
2018-02-01 17:33:00   来源:    阅读:    参与评论:0A+A-

核心提示:红楼梦里写到许多传统节日,像中秋节、端午节、元宵节等,其中写到最多的就是元宵节。最为贵妃娘家的国公府,贾府过元宵,都有哪些习俗和讲

红楼梦里写到许多传统节日,像中秋节、端午节、元宵节等,其中写到最多的就是元宵节。最为贵妃娘家的国公府,贾府过元宵,都有哪些习俗和讲究呢?

红楼梦多次写到节日,其中最大书特书的一个节日即是元宵节,这个节日在红楼之中,被曹公大篇幅地写了两次,一次是原文第十八回元春省亲,一次是原文第五十三五十四回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今天我们来分析下五十三五十四两回关于荣国府过元宵的相关情节。

之前我写过一篇荣国府过年的小文,分析了荣府过年必须要做的七件事,由此我们得以窥见豪门贵族过节的气派、热闹、豪华。红楼之中的贾府,从进入腊月开始,就热闹起来了,一直到过了元宵,前前后后近一月的时间,每日迎来送往,各处应酬,吃酒看戏,很是热闹。

今天我们来看下荣国府元宵节都做了哪些事,这些事可以说一件比一件热闹,但在热闹的背后,我们却又能读出不一样的意味来。

大摆宴席

元宵节是合家大团圆的日子,像贾府这样的豪门贵族,东西两府上上下下人口众多,大摆宴席是少不了的。原文说“至十五日之夕,贾母便在大花厅上命摆几席酒,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带领荣宁二府各子侄孙男孙媳等家宴。”

前面过年时贾母又是进宫朝贺,又是祭宗祠,半刻不得放松,今年元宵元春没有省亲,贾母这个辈分最高的长辈自然就成了贾府的中心人物。

这个元宵节,不仅贾府之人,连李纨的娘家人李婶娘、李纹、李绮、宝钗的堂妹宝琴、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等外亲皆在贾府过元宵,贾母素喜热闹,于元宵节大摆宴席,可谓享尽了人世间的荣华。

原文有这样的文字:贾母歪在榻上,与众人说笑一回,又自取眼镜向戏台上照一回,又向薛姨妈李婶笑说:“恕我老了,骨头疼,放肆,容我歪着相陪罢。”因又命琥珀坐在榻上,拿着美人拳捶腿。一个享尽了富贵生活的老太太跃然纸上。

看戏打赏

看戏是世家大族日常的生活习惯,不独过节,不少贵族都养有戏班,不拘什么时候,只要想听,随时都可以演绎出来,我们知道,贾母对戏曲有独到精深的研究。

因为是过节,贾母就先是听了外面定的一班小戏,因为戏子嘴巴甜,在戏文里说了“恰好今日正月十五,荣国府中老祖宗家宴,待我骑了这马,赶进去讨些果子吃是要紧的。”把贾母等都逗笑了,贾母大喜,就向戏台上撒了许多钱。

此后贾母又叫出自己戏班,并亲自点戏:“叫芳官唱一出《寻梦》,只提琴至管萧合,笙笛一概不用。”“叫葵官唱一出《惠明下书》,也不用抹脸。”这透出了贾母在音乐上无人可及的造诣,而正是通过看戏打赏,让贾母这个众星捧月式的人物,仿佛看到了贾府最鼎盛之时的景象。

捧壶敬酒

豪门不仅是非多,规矩更多,贾府这样的历经百载的世家大族,自然更多规矩和礼节,一丝一毫都错不得,更马虎疏忽不得。元宵节贾府大摆宴席,少不了喝酒,既是合家团圆,晚辈自然要向长辈敬酒。我们来看晚辈是如何向长辈敬酒的。

原文有这样的文字:贾珍先至李婶席上,躬身取下杯来,回身,贾琏忙斟了一盏,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也斟了。……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俱垂手旁侍。贾珍等至贾母榻前,因榻矮,二人便屈膝跪了。贾珍在先捧杯,贾琏在后捧壶。虽止二人奉酒,那贾环弟兄等,却也是排班按序,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也都一溜跪下。宝玉也忙跪下了。

我们看,贾珍是孙子辈中最长者,自然由他捧杯敬酒,贾琏行二,自然执壶于后,其余兄弟则依顺序依次排列于后,按照先客后主的顺序,以此敬酒,一丝不乱。

到了宝玉敬酒时,有一个细节描写,说他敬了李婶娘、薛姨妈并众姊妹后,然后宝玉将里面斟完,只除贾蓉之妻是丫头们斟的。为何如此点明呢?皆因贾蓉之妻乃宝玉侄媳,属于晚辈,所以特别说明是丫头们斟的,而非宝玉,因为没有长辈向晚辈斟酒之礼。

曹公每及过节祭祀排序或宴饮排座等时,总是不厌其烦地说明每人的次序,可见贾府对规矩和礼节的重视程度,是诗书人家无疑。

女先儿说书

除了听戏,这一次元宵节,贾府还专门请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生儿进来说书听,但书没有说成,曹公反而借贾母之口对古往今来的才子佳人小说进行了一番畅快淋漓的鞭挞和揭示。

女先儿说书忽然插入贾母对才子佳人小说的一段评论,看似显得突兀,实则隐伏了深意,这个深意都在贾母最后一段话里。

原文是这么说的: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由此我们处处都可见贾府规矩,也看得出贾母对家里几个女孩子是真正的关心爱护,不使她们接触这些鬼不成鬼、贼不成贼的才子佳人小说,以免移了性情。虽然说书接触不到,但从戏文里依然无法避免,而黛玉、宝钗等人早已接读过《西厢记》《牡丹亭》,正是才子佳人小说无疑。

所以,因为贾母渐老,且“他们姊妹住的远”,照看不到,姑娘们无意中接触了这些书,是在所难免的,这也为后文埋下诸多伏线。

击鼓传梅

贾母每逢节日,精神就格外好,王熙凤少不得想尽办法逗贾母开心,就提议玩击鼓传梅的游戏,输了说笑话,这是个人人都可参会与的游戏,贾母自然欢喜。

击鼓传梅的游戏玩了几轮,贾母和王熙凤各说了笑话,细读原文我们发现,看似贾母和王熙凤说的不过是个笑话,却各有所指,贾母的笑话直指此时风光无二的王熙凤,意在要她知进退,懂得收敛。而王熙凤的两个笑话,一个直指享尽荣华、子孙满堂的贾母,一个则直指贾府繁华过后的衰落。

王熙凤说的关于炮仗的笑话,与上一年元宵节元春所作炮仗灯谜合看,隐约已经伏下后文事,王熙凤的那句“外头已经四更,依我说,老祖宗也乏了,咱们也该‘聋子放炮仗——散了’罢。”则更像是一句谶语。

所以,笑话其实并不好笑。

燃放烟火

荣国府元宵节的最后一项内容是燃放烟火,放烟火之时众人的表现亦是精彩纷呈的一段有趣文字,贾母搂着黛玉,王夫人搂着宝玉,薛姨妈搂着湘云,尤氏要搂王熙凤,短短一段话,写尽了贾府众人元宵节时的幸福喜乐之容、安富尊荣之态。

烟火放完,贾母意犹未尽,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莲花落”,又吃了些东西,方散。

我们看,元宵节这天,贾母带领众人从傍晚一直到闹到四更天才散,四更天是什么时候呢,就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可见贾母兴致。

熟读红楼的红迷会发现,这一回之后,红楼的基调斗转直下,曹公笔锋一转,写的尽是贾府衰落之象,而原文第五十四回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一回,可以说是通部红楼的一个分水岭,是盛极之景象,从五十五回开始,一切都是另一幅景象。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有分析过,根据脂批,红楼全本为一百一十回,而第五十四回五十五回正好是红楼上半部完结下半部红楼开始之时,所以王熙凤才说“年也完了,节也完了。”且凤姐的两个笑话里,多次提到“散了”这个词,由此可知,红楼盛极已过,下半部都围绕“散”字说事了。

就像元春省亲时六次哭泣一样,曹公总于大喜之时伏下悲情,暗示“盛极必衰”“盛筵必散”的道理,读者切不可只见眼前繁华,而读不出繁华背后的衰落之隐喻,所谓读红楼不可读正面是也。


关键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