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伙计 ——老艺人邹玉特

2018-02-22 15:05:03   来源:    阅读:    参与评论:0A+A-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少不了拜访一下我的老伙计——邹老,邹玉特,宾阳县炮龙文化传承人。

  2月13日,春寒渐散,距除夕还有2天。

  依旧是那条老街,那座门庭。看到我前来,邹老停下手中的活计,热情地把我拉进屋里。

  一阵寒暄,互道新年祝福后,说的最多的还是他的宝贝炮龙。“今年我一共扎了29条,很多预定的怕赶不及,不敢接,老了。”听到邹老打趣,我暗自心疼,我也打趣道:“您老不是当了‘教授’开班授徒,带出一帮好手了吗?”邹老“呵呵”笑着说:“在职校的炮龙制作班确实不错,不少孩子也能上手,但这也只是爱好,真正能把这个手艺当成事业的可能不多”……

  在他的工作坊里,案台上有序地码好铁钳、剪刀、锥子、针线等简单的工具。案台后面高高撑起3条已经制作完毕的炮龙。站在昂首啸天、威风凛凛的炮龙下面,轻轻触碰着坚实的龙身,敬佩之情再次油然而生,邹老扎的炮龙就是这么迷人!——龙头高昂鳞片闪闪、朱唇皓齿张合有度、长须及鬓飘洒不羁、阔鼻瞪眼不怒自威、曲躯提爪蓄势待发。“老伙计,您的手艺还是如此精湛哦!”对我的赞扬,邹老双眼闪出兴奋的光芒,“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东西不能丢,除了材料上的更新换代,蛇身、兽腿、鱼鳞、鹰爪、马头、鳄嘴、鱼须、鹿角、狮鼻、鱼尾……这些东西都要做好做细,这样的组合才是中国龙!才是中国的图腾!”邹老操起工具又忙活了起来,我拿起相机,从各个角度纪录下了邹老扎龙的一系列动作。

  说话间,门外一阵嘈杂声传来,听邹老说是北街村龙队来“请”炮龙了。两三下利索地收拾,邹老把制作一新的炮龙交到几个精壮汉子的手中。亲兄弟明算账。拿到炮龙款,邹老认真地写好收据,盖上“广西民间工艺大师邹玉特”专印,送龙!

  邹老消瘦,年已花甲。站在工坊案台边,邹老还是那么气定神凝,操持工具的动作依然娴熟,制模、造型、贴面、上色、点彩有板有眼。我跟邹老认识10年有余了,每次拜访他都有说不完的炮龙文化。15岁随父学艺,22岁出师专攻,40多年的“镂月裁云”,让他深谙手艺讨生活的不易。世事变迁,他还在坚守,坚守的是这门能让他养家糊口的手艺;他致力创新,创新的是在他的炮龙班真正能培养出几位扎龙艺人;他在传承,传承的是宾阳炮龙这个历久弥新、越来越壮大的民俗。

  送我出门时,一句“小伙计,有空再来啊!”让我骤然回过身,紧紧握住老伙计粗糙而有力的手,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和一个肯定的点头,是的,我会再来!年年不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