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擦亮高原蓝宝石——青海湖保护纪事

2024-06-07 20:33:30   来源:新华社    阅读:    参与评论:0A+A-

眼前的青海湖广阔无垠,湖面宛如绸带般绵延不绝,与远方的雪山相接,融入天际,成就了一幅如诗如画的美景。

青海湖,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总面积70多万平方公里的青海省因其而得名。受气候变化、人为因素影响,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一度呈恶化趋势:水位持续下降,土地沙漠化面积不断扩展,珍稀濒危野生动物数量减少。

“生态是资源和财富,是我们的宝藏。”在青海考察时,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叮嘱当地党政负责同志,青海在生态文明方面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分量很重。要把青海生态文明建设好、生态资源保护好。

如今的青海湖,正在以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体化保护谱写湿地类型国家公园建设新篇章。水质优良率达100%,草地综合植被盖度达60%,湿地保护率达69%,“草—河—湖—鱼—鸟”共生生态链趋于平衡……记者近日沿湖采访,与湛蓝的水、飞翔的鸟、洄游的鱼、牧民的笑脸撞个满怀。“高原蓝宝石”青海湖碧波荡漾,重焕光彩。

大湖澄澈

夏日的青海湖仙女湾满眼澄碧,不时有水鸟掠过湖面,掀起的涟漪泛着金色的波光。

“青海湖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取得的成效来之不易,要倍加珍惜,不断巩固拓展。”2021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湖仙女湾考察时强调。

  
这是2023年5月18日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境内拍摄的青海湖一角(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仙女湾地处青海湖北岸的藏城刚察,近日,这里迎来一波又一波游客,部分沿湖酒店“一床难求”。“干净、卫生”是很多人对这座小城的第一印象。

事实上,刚察早先是以“刚风”闻名。受自然及人为因素的影响,青海湖附近的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海晏县等地曾遭遇大片草地退化、土地沙化。

“在沙区吃饭,半碗沙子半碗面,”海晏县林场职工党永寿对当时的恶劣环境印象深刻,“刚察风大沙多,1997年开始,我在克图沙区参与治沙,风大的时候能掀翻我们住的帐篷。经常是第一年种了树,第二年春天就不见了。”

近年来,刚察县、海晏县等地湖滨荒漠化治理力度不断加大,驱车行驶在环青海湖地区,记者看到一排排绿意盎然的青海云杉、樟子松,好似整齐排列的绿色卫兵,见证着青海湖沙退绿进的美丽蝶变。

“刚风”不再,如今刚察县平均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在97%以上,优于全省空气质量考核标准。海晏县沙地面积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148.6万亩减少到现在的92.6万亩。

沙丘变绿洲,湖水水位上涨。然而,刚毛藻的增殖却成为青海湖生态环境的另一个威胁。

“前几年,我发现夏天的时候湖面会漂浮一块块绿色或黄色的刚毛藻。”刚察县泉吉乡年乃索麻村牧民拉火说。

相关研究表明,近年来青海湖水位持续上涨使得湖滨带形成大面积新生淹没区,使得青海湖刚毛藻异常增殖。如不及时治理,刚毛藻会对青海湖水生态环境产生不利影响。

2022年10月以来,青海湖重点水域水生态环境保护与修复工程正式启动,先后开展实施刚毛藻打捞、陆上残体清除、湖滨带生境改善等项目。

去年夏天,拉火同许多牧民一起,主动参与到青海湖刚毛藻的治理中。多方努力下,青海湖的刚毛藻治理累计投资9505万元、打捞刚毛藻9.94万余吨,打捞上来的刚毛藻进入肥料厂,变废为宝成为“绿肥”,湖面重现碧波荡漾。

鱼鸟共生

眼下,青海湖湟鱼进入洄游季。作为青海湖补给河流,刚察县泉吉河水势湍急,成千上万尾湟鱼逆流而上,产卵繁衍,形成“半河清水半河鱼”的湟鱼洄游奇观。

“生态是我们的宝贵资源和财富。”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强调。

青海湖特有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承载了众多珍稀濒危物种,鱼鸟共生系统极具影响力和代表性。

湟鱼,学名“青海湖裸鲤”,是青海湖特有的珍稀物种。曾经,青海湖畔有许多远近闻名的“打鱼村”,鲜嫩美味的湟鱼让村民得以“靠鱼吃鱼”养家糊口,直至湟鱼数量一度锐减。

如今在青海湖,“湟鱼产业”有了全新的含义。游人如织,泉吉河大桥旁一排售卖鱼食的小店生意红火,55岁的郭永忠和老伴花6800元租下四个铺面,去年仅在6月、7月洄游高峰季就挣了15万元。

郭永忠外向健谈,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年捕鱼的艰辛。趁冬天鱼价高的时候,他们冒着严寒在结冰的青海湖上凿开冰洞,用引线机器将“天罗地网”布置于冰下,再将水中越冬的鱼儿一网打尽。有时水面下的网随着水流飘走,让捕鱼人一无所获,甚至有人被漂流的渔网带走,再也找不到踪迹。

  
这是2023年4月13日在青海湖拍摄的棕头鸥。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网贵,心疼啊!那时可惜的不是资源。”郭永忠说,“后来才知道,湟鱼好处太大了。比如,如果湟鱼少了,浮游生物就会泛滥,让湖富营养化进而演变成‘死湖’。现在才知道珍惜湟鱼资源了。”

为保护湟鱼资源,青海通过封湖育鱼保护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提高湟鱼成活率,并在环湖地区建成多条过鱼通道为湟鱼“护航”。

“打鱼村”变成“护鱼村”,每当泉吉河出现水断流、鱼搁浅的时候,村民们用木盆子装上鱼,把它们放回湖里。

“保护湟鱼就是保护资源,就是保护子孙后代。”村民们现在这样理解生态资源的重要性。

2002年到2023年,青海湖湟鱼的资源量增加近46倍。湟鱼洄游高峰期,青海湖的鸬鹚等候鸟也进入了繁殖高峰,成群捕食湟鱼。

在青海湖南岸的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小泊湖湿地,碧水连天,成群的水鸟盘旋在青海湖上空,发出阵阵鸣叫,与水中湟鱼遥相呼应。

牧民南加经常带着孙女刚坚措毛去看附近树林里的两对黑颈鹤。黑颈鹤是迁徙的鸟类,也是世界上唯一在高原繁殖的鹤。每年3月到10月,这两对黑颈鹤夫妇总会回到小泊湖,准确找到自家鸟巢,安然“生儿育女”。

近年来,青海加强科学研究监测和专项治理行动,包括鸟类在内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取得明显成效。作为国际候鸟迁徙通道重要节点,青海湖记录鸟种量达281种,全年栖息水鸟数量达60.6万只,成为我国候鸟繁殖数量最多、种群最为集中的繁殖地。

青海湖景区保护利用管理局副局长久谢介绍,鱼鸟共生是青海湖水域生态环境改善的重要成果之一,见证了青海湖生态环境的变迁,也成为青海生态环境保护的缩影。

生态和谐

清晨,一道泛着红晕的光从烟波浩渺的湖面徐徐升起,大湖之畔,毡房点点,牛羊满坡,野花绽放。

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强调,要落实好国家生态战略,总结三江源等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经验,加快构建起以国家公园为主体、自然保护区为基础、各类自然公园为补充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守护好自然生态,保育好自然资源,维护好生物多样性。

2022年,国家公园管理局批复同意青海开展青海湖国家公园创建工作。

行走在海北州刚察县哈尔盖地区,记者发现牧区原本常见的1.5米网围栏普遍降到了1.2米,围栏上尖锐的刺丝也难觅踪影,便于普氏原羚等动物迁徙和跳跃。

普氏原羚是世界濒危野生动物,曾广泛分布于内蒙古、甘肃和青海等地,如今仅存于青海湖地区。

  
这是1月24日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哈尔盖镇境内的草原上拍摄的普氏原羚。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哈尔盖地区是普氏原羚种群栖息繁衍的聚集地,当地牧民亲切地称普氏原羚为“草原精灵”。2021年7月,牧民周增本和堂弟索南在生态巡护过程中遇见了一只被遗弃的小幼羚,他们把小幼羚接回家中救治,用小奶瓶给它们喂食。

在政府和牧民的共同努力下,环青海湖地区普氏原羚数量已由保护初期的不足300只增加到现在的3400余只。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成为这里独特美丽的风景。

守着好山好水好风光,环湖周边的牧民也从青海湖收获了好日子。

刚察县泉吉乡宁夏村与青海湖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传统畜牧业模式曾经一度让这里的草原退化严重,近年来宁夏村积极探索“春季休牧、夏季游牧、秋季轮牧、冬季自由放牧”的放牧新模式。

走进宁夏村,一群群白藏羊和牦牛,宛若草原上流动的黑白音符。“根据自然环境控制好牲畜数量,结果是‘生态美,百姓富’。”宁夏村党支部副书记才保说。

  这是2022年9月21日在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拍摄的青海湖一角。(通联照片 焦生福 摄)

青海湖是湿地型国家公园,为保护湿地,青海湖畔活跃着一支支湿地生态管护员队伍。

穿着巡护服,骑着摩托车,57岁的牧民多日杰每天要巡护牧场周边的湿地。由于管护面积大,他每次骑着摩托车巡护都要花上多半天时间,顾不上吃饭是常事。他说,既然当上了管护员就要负责到底。

冬去春来,不论酷暑严寒,他用沾满泥土的双脚,见证着青海湖生态之变。

多年前,望着青海湖北岸金银滩草原的美丽景色,西部歌王王洛宾写下名曲《在那遥远的地方》。

如今,绿水青山映衬白云蓝天,“中华水塔”更加坚固丰沛。

和着牧民动听的歌谣,波涛声、鸟鸣声和草原湖畔嗒嗒的马蹄声汇成新时代青海湖绿色发展之声。新声迭起,生生不息……


分享到: